弗朗西斯·凯雷(b. 迪埃贝多·弗朗西斯·凯雷)1965年出生于布基纳法索——世界上受教育程度最低和最贫穷的国家之一,这里没有干净的饮用水、电力和基础设施,更谈不上建筑。

“我在一个没有幼儿园的社区长大,但社区就是你的家,每个人会都照顾你,整个村庄都是你的游乐场。我整天都为找食物和饮水而奔波,但大家还是淳朴地居住在一起,一起交流,共同建造房屋。我记得我祖母坐在只有微弱灯光的房间里讲故事,而我们则紧紧挤在一起,房间里回荡着她的声音,也将我们包围在其中,她招呼我们靠得更近一些,形成一个安全的所在——这是我对建筑的第一次感知。”

Gando Primary School Extension
甘多小学, 照片由Erik-Jan Ouwerkerk提供

凯雷是村长的长子,也是村里第一个上学的人,只是甘多并没有学校,所以他七岁就离开了家人。他在滕科多戈的小学教室是用水泥砌成的,缺乏通风和采光。在那种极端气候下,他与一百多名同学挤在一起上课,一次要忍受好几个小时,他发誓有一天一定要让学校变得更好。

“在布基纳法索,好的建筑就是一间教室,你可以坐在那里,让滤过的光线按照你想要的方式进入,照在黑板上,或洒在课桌上。我们怎样才能带走太阳的热量,同时又能充分利用光线呢?要创造气候条件来提供基本的舒适感,实现真正意义的授课和学习,体会教学的乐趣。”

Gando Primary School
甘多小学, 照片由Erik-Jan Ouwerkerk提供

1985年,他再次背井离乡,这一次离家更远,他利用职业木工奖学金前往德国柏林勤工俭学:白天学习如何搭建屋顶和制作家具,晚间攻读中学课程。1995年他再次获得奖学金,进入柏林工业大学,并于2004年毕业,获得了建筑学高级学位。

虽然凯雷远离布基纳法索,但他的心从未离开过故乡。他认识到与自己受教育的权利连带的责任,建立了“Schulbausteine für Gando e.V.”基金会,翻译过来的意思是“筹建甘多学校”,后来在1998年更名为凯雷基金会,旨在筹集款项并倡导儿童拥有舒适教室的权利。他的第一个建筑作品就是甘多小学(2001 年,布基纳法索甘多),由甘多人民为自己而建造并使用。从构思到完成,当地群众都贡献了他们的智慧、劳动和资源,在建筑师对本土材料创造性的运用和现代工程理念的指导下,几乎全凭人工建造了学校的每一个部分。

Centre for Health and Social Welfare
医疗与社会福利中心, 照片由弗朗西斯·凯雷提供

甘多小学的成功使他在2004年获得了阿迦汗建筑奖,并鼓舞他2005年在德国柏林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凯雷建筑师事务所。随着更多的小学、中学、专科学校以及医疗设施的落成,不仅是布基纳法索、肯尼亚、莫桑比克和乌干达等地也纷纷效仿。凯雷在非洲的建筑作品取得了空前的效果,不仅为儿童提供教育、为病患提供医疗,还为成年人创造就业机会和培训职业技能,从而服务整个社区,并帮助社区的未来实现稳定发展。

每次回到甘多,凯雷都向家乡父老传授有目标的想法、技术知识、对环境如何理解以及美学方案等。他以其文化敏感性和奉献精神,全情投入为人类服务,成为全世界慷慨克己、久久为功的典范。“我觉得自己工作是一项个人任务,是对这个社区的责任。其实每个人都可以花时间对现有的事物展开调查,我们必须努力创造改善人们生活所需的品质。”

National Park of Mali
马里国家公园, 照片由Iwan Baan提供 

他的作品早已超出了非洲国家学校建筑的范畴,扩展到丹麦、德国、意大利、瑞士、英国和美国等地,包括各种临时和永久性建筑。两座具有历史意义的议会大楼——布基纳法索国民议会(布基纳法索瓦加杜古)和贝宁国民议会(贝宁共和国波多诺伏)均已提交设计方案,后者目前正在建设中。

他曾是哈佛大学设计研究生院(美国马萨诸塞州)、耶鲁大学建筑学院(美国康涅狄格州)的客座教授,并担任慕尼黑工业大学首任建筑设计讲席教授(自2017年起担任,德国慕尼黑)。他是加拿大皇家建筑学会(2018 年)和美国建筑师学会(2012 年)的名誉会士,也是英国皇家建筑师学会的特许会员(2009 年)。

凯雷是布基纳法索和德国的双重国籍的公民,他在这两个国家的执业和个人生活时间保持均等。

他此前获得的其它奖项还包括巴黎建筑与遗产博物馆全球可持续建筑奖(2009年)、bsi瑞士建筑奖(2010年);全球豪瑞奖金奖(2012年,瑞士苏黎世),谢林建筑奖(2014年);美国艺术与文学学院的阿诺德·w·布鲁纳纪念建筑奖(2017年);以及托马斯·杰斐逊基金会建筑奖章(2021年)。

迪埃贝多·弗朗西斯·凯雷荣获2022年普利兹克建筑奖

2022年3月15日,美国伊利诺伊州芝加哥市:凯悦基金会主席汤姆士·普利兹克今天宣布,建筑师、教育家和社会活动家迪埃贝多·弗朗西斯·凯雷荣获了2022年度普利兹克建筑奖。该奖项由凯悦基金会主办,是国际公认的建筑界最高荣誉

“我希望惯例和定式得以改变,人们勇于追求梦想,敢于冒险。富有之辈不应因富有而糜费资源,贫困之家也不应因贫困而放弃重塑生活品质的尝试。”凯雷表示,“每个人都值得拥有品质生活,每个人都值得享有奢华和舒适的机会。个体之间休戚与共,气候环境、民主议题、资源匮乏与每个人都息息相关。”

弗朗西斯 凯 生于布基纳法索的甘多 现居德国柏林 他  建筑的力 为社区赋  同时也改造了社区的面 。建筑师热忱于社会公义并倾力投入 他奔赴众多 主流世界所忽 的国家 在当地建筑和基础 施缺失的情况之下 他凭借对本土材料的创造性应用联结并回应 然气候 以期突破  制约与困境。他 力服务于资源 弱 社群关系 关  的地区 为其建造现代化的教 机构、卫生 施、专用住房、民用建筑和公共空   些作品体现出的意义早已  建筑本 的价值。

Gando Primary School
甘多小学, 照片由Erik-Jan Ouwerkerk提供

“弗朗西斯·凯雷在资源极度匮乏的土地上践行着开拓性的建筑事业——为促进地球及其居住者的可持续发展不懈努力。他是一位建筑师,更是一名奉献者,在那些常常被世界所遗忘的土地上,他为不计其数的民众改善居住条件和生活体验,”普利兹克先生说,“凯雷的建筑作品集美观、谦逊、大胆和创新于一体,以建筑品格和个人风范的完美统一,他坚定地承袭了普利兹克建筑奖的使命。”

甘多小学(布基纳法索甘多,2001年)为凯雷的建筑理念奠立了基础——为社区打造一个动力源泉,于功能上满足基本需求,于本质上弥补社会不公。他的理念反馈于建筑,需要涵盖双重解决方案——一个现代化的实体设计,以有限的资源实现建筑设施应对酷热高温和恶劣照明条件的可能;以及一个坚决的社会信念,以克服来自社区内部的种种不确定性。他在国际上筹措款项,从项目构想到职业技能的培训,他为当地居民创造了稳固的发展机会。就地取材的粘土经过水泥强化,形成热量聚集的砖块,可将凉爽的空气保留在室内,同时又能让热量通过砖块天花板和宽大的悬空高架屋顶散发出去,从而在没有空调的机械干预下实现通风。这个项目的成功使学校的在读学生人数从原先的120名增加到700名,并进一步促成了教师住房(布基纳法索甘多,2004年)、学校扩建(布基纳法索甘多,2008年)和图书馆(布基纳法索甘多,2019年)等项目的建设。

2022年度评审辞中提到:“他深知,建筑关乎的是目标而非实物,是过程而非产品。弗朗西斯·凯雷以其全部作品向世人昭示:根植于当地的材料,能够创造无限的力量。他的建筑,为社区而建,与社区共存,直观反映出社区的方方面面——从建造、取材、规划到社区的特质都已融入建筑。”

Burkin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布基纳理工学院, 照片由弗朗西斯·凯雷提供

他的中小学校舍作品产生的影响力推动了众多新机构的诞生,每一家机构都对当地的气候环境和可持续性发展体现出足够的敏感度,无疑将惠及后世数代。狮子初创园区(Startup Lions Campus,肯尼亚图尔卡纳,2021年)是一个信息和通信技术主导的理工类院校园区,它通过使用当地开采的石料和堆栈塔进行被动冷却,以最大限度地降低保护技术设备所需的空调开销。布基纳理工学院第一期(布基纳法索库杜古,2020年)建筑外墙采用冷却粘土现场浇筑而成,从而大大缩短了工期。悬垂的桉树遮阳能力极差又消耗土壤中的养分,而在这里被重新利用来衬托倾斜的波形金属屋顶,以在这个国家短暂的雨季期间保护建筑物。雨水被收集至地下储存,用于灌溉园区内的芒果种植园。

Gando Primary School Library
布基纳法索国民议会, 渲染图由凯雷建筑事务所提供

满怀民族自信与建筑理想,凯雷将职业生涯中最为关键且最具雄心的项目之一付诸现实——布基纳法索国民议会(布基纳法索瓦加杜古),设计委托业已完成,但建筑因当前局势动荡而仍未完工。2014年布基纳法索骚乱摧毁了建筑物的原有架构,建筑师又设计了一座阶梯式的网格金字塔形建筑,内部是一个能够容纳127人的集会大厅,其外部又便于人们进行非正式集会。这座建筑从形态和隐喻两方面启迪了全新的视角,而这只是总体规划中作为起点的一环,更为宏大的构想还包括本地植物景观、展览空间、庭院,以及一座为抵制旧政权而捐躯的逝者而立的纪念碑。

光的诗意表达始终贯穿于凯雷的建筑作品中。阳光经过建筑物、庭院和过渡空间的层层滤透,消解了正午的酷热,营造出静休或聚会的场所。甘多小学图书馆的混凝土屋顶在由传统陶罐组成的网格内浇筑而成,陶罐移除后留下的缺口可以用于散热,并形成圆形的自然光束流连其中,照亮建筑的内部空间。由桉木构成的立面围绕在椭圆形的建筑周边,创造出避免光线直射的灵活户外空间。本加河畔学校(莫桑比克太特,2018年)的墙壁上有韵律地设置了若干孔洞引入光线,营造出明亮通透的环境以唤起学生的信任感。医疗和社会福利中心(布基纳法索拉昂戈,2014年)的墙壁上装饰着高低错落,富有韵律的外窗,让每个人都能欣赏到独特的、如画般的风景,无论是站着的医生、坐着的访客,还是卧床的病人。

评审辞指出:“身处危机中的世界,面对不断变化的价值观和世代更迭,他提醒着我们建筑实践继往开来的基石所在:社区意识和叙事价值,正如他秉持共情之心、满怀自豪之情向世人娓娓道来的叙述——建筑可以成为一座生生不息、绵绵不绝的源泉,带来持久的幸福和快乐。”

Sarbalé Ke
Sarbalé Ke艺术装置, 照片由弗朗西斯·凯雷提供

凯雷的设计饱含象征意义,他在甘多的成长经历亦对他在非洲以外的建筑作品影响颇深。在圣树下交流思想、追忆往事、庆祝和集会的西非传统贯穿始终。在科切拉谷音乐艺术节(美国加利福尼亚州,2019年)建造的Sarbalé Ke是以凯雷的母语比萨语命名的,意思是“庆典之家”,其设计受到空心的猴面包树形状的启发,在他的家乡,这种树因其药用价值备受尊崇。蛇形画廊(英国伦敦,2017年)的中央结构取自大树的形状, 外围蜿蜒曲折、互不相连的墙体由三角形靛蓝色模块组成,蓝色在他的文化中是象征力量的颜色,也是建筑师儿时穿过的蓝色波布服的颜色。悬挑的大屋顶与他在非洲的建筑如出一辙,其漏斗形体量可收集雨水用来浇灌景观绿地,提醒人们关注世界各地正在经历的水资源短缺现象。贝宁国民议会(贝宁共和国波多诺伏)目前正在建设中,坐落在一个公园里,设计灵感来则自于议事树。虽然议会在建筑内部召开,但民众也可以在大楼底部巨大的遮蔽区域内集会。

凯雷的许多建筑作品都位于非洲各国,包括贝宁共和国、布基诺法索、马里、多哥、肯尼亚、莫桑比克和苏丹等。展馆和装置作品则分布在丹麦、德国、意大利、瑞士、英国和美国等地。他的重要作品还包括Tippet Rise艺术中心的Xylem展亭(美国蒙大拿州,2019年)、莱奥医生之家(布基纳法索莱奥,2019年)、Lycée Shorge中学(布基纳法索库杜古,2016年)、马里国家公园(马里巴马科,2010年)和歌剧村(第一期,布基纳法索拉昂戈,2010年)。

凯雷于1998年成立了凯雷基金会,通过项目开发、合作计划和筹款,为甘多的民众服务;他于2005年在德国柏林创立了凯雷建筑师事务所。凯雷是普利兹克建筑奖的第51位获奖者。他拥有布基纳法索和德国的双重国籍。

在资源极度匮乏的情况下,建筑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在突破重重困难的过程中,何为建筑实践的正确途径?是否应甘于保守并承担屈服于不利环境的风险?抑或适度的保守才是实现成果唯一可行的务实之道?是否应满怀雄心以激发变革?而这样的雄心又是否会让建筑脱离实际,而沦为一厢情愿的产物?

过往的几十年间,弗朗西斯·凯雷找到了回应这些问题的解决方案,探索出充满睿智、激励人心并足以颠覆规则的实践途径。他对文化的敏感度不仅表现在对社会和环境正义责任的关注,更始终指引着他创造建筑的整个过程。因为他意识到,这才是通向社区建筑合理性设计的最终出路。他深知,建筑关乎的是目标而非实物,是过程而非产品。

Xylem
Xylem展亭, 照片由Iwan Baan提供

弗朗西斯·凯雷以其全部作品向世人昭示:根植于当地的材料,能够创造无限的力量。他的建筑,为社区而建,与社区共存,直观反映出社区的方方面面——从建造、取材、规划到社区的特质都已融入建筑。建筑与其立足的一方土地密不可分,亦与置身其中的使用者息息相关。它们的存在毫无矫饰,却散发出潜移默化的影响。

弗朗西斯·凯雷生于布基纳法索,父母坚持让他接受教育,之后他远赴柏林学习建筑。在某种意义上,他一次又一次地追本溯源,回归故土之根。他从自己在欧洲的建筑塑造和设计中汲取精髓,与家乡的传统、本地需求和习俗结合在一起。他决意将自己在这所世界领先的工科院校所获得的教育资源带回祖国,用以提升当地人的知识技能,助益于文化和社会的发展。

LycÇe Schorge
Lycée Schorge 中学, 照片由Iwan Baan提供

他以一种高度尊重地方和传统而又同时能带来变革的方式,不断履行自己的职责,例如甘多小学的示范力量,早已超越了布基纳法索,盛名远播到更多的国家,他后来又为这所小学增添了教师住房和图书馆综合体等。在那里,凯雷认识到这一建筑项目的核心在于一个简单明确的目标,那就是让孩子们能在舒适的环境上课。对世界上绝大多数地区而言,可持续性不仅是防止不必要的能量损失,同时也是阻止不必要的能量增多。对于发展中国家的大部分人而言,问题恰恰是极端的高温,而非严寒。

作为回应,凯雷因地制宜地开发了一套性能卓著又极富表现力的建筑语言,包括双层屋顶、蓄热体、通风塔、间接光照、交叉通风和遮阳室等(而不是传统的窗户、门和廊柱)。这些不仅成为他的核心策略,实质上也让建筑设计赢得了令人尊崇的地位。完成了家乡的这所乡村学校建设后,凯雷一直致力于寻求能与当地工艺和技术相结合的实践办法,这种努力不仅改善了小村落的面貌和居民生活,而且也很快被提升到国家立法议事机构的建设之中。这方面的两个项目包括贝宁国民议会大楼,目前正处于后期施工阶段;另外一个是布基纳法索国民议会大楼,因该国当前的政治局势动荡而暂时停工。

莱奥医生之家
莱奥医生之家, 照片由Jaime Herraiz提供

弗朗西斯·凯雷的作品,无论是本质还是表现方式,都是根植于周边环境的成果。一名建筑师身处最多样化的环境中建造项目,难免产生争议,但凯雷在对当地群体的体验和学术质量、低层级技术和高层级技术,以及真正复杂的多元文化等因素进行非常个性化的权衡时,总会将地方、国家、区域乃至全球的维度纳入其中,由此为这场思辨做出了自己的贡献。例如,在蛇形画廊的设计中,他用一种特别而有效的方式成功地将树木,这个世界原始建筑中被人遗忘已久的基本符号,翻译成一种通用的视觉语言。

他投入社会参与其中,形成了一种灵活的、自下而上的方法。同时,他在处理复杂的建筑方案时,又毫无困难地结合自上而下的最佳流程。他兼备本地和全球视野,早已远超美学和善意层面,因此他有能力将传统与现代融为一体。

Serpentine Pavilion
蛇形画廊, 照片由Iwan Baan提供

弗朗西斯·凯雷的作品还提示我们,为了保障能为地球上数十亿的居民提供足够的建筑和基础设施,改变不可持续的生产和消费模式势在必行。面对不断演进的技术革新及建筑使用和再利用的议题,他直指问题核心,提出关于建筑持久性与耐用性的意义所在。同时,他对于当代人文主义的阐发视角,也融入了对历史和传统的深厚敬意,以及对精准性、设计规范和不成文规则的深切关注。

自从全世界将目光投向弗朗西斯·凯雷非凡的工作和人生故事,他已成为建筑界独树一帜的指路明灯。他向我们展现出当今建筑如何反映并服务于世界各地人民的需求,其中也包括审美需求。他向我们展示了局部性如何成为一种普遍的可能性。身处危机中的世界,面对不断变化的价值观和世代更迭,他提醒着我们建筑实践继往开来的基石所在:社区意识和叙事价值,正如他秉持共情之心、满怀自豪之情向世人娓娓道来的叙述——建筑可以成为一座生生不息、绵绵不绝的源泉,带来持久的幸福和快乐。

为了表彰弗朗西斯·凯雷卓越的创作,带来超越建筑学科疆域的诸多馈赠,我们将2022年普利兹克建筑奖授予他。

评审委员会

亚历杭德罗·阿拉维纳, 主席
巴里·伯格多尔
德博拉·伯克
斯蒂芬·布雷耶

安德烈·阿拉尼亚·科雷亚·杜·拉戈
妹岛和世
王澍
本妮德塔·塔格里亚布
曼努埃拉·卢盖·达祖, 常务理事

 

2022年图片资料下载

以下是迪埃贝多·弗朗西斯·凯雷的建筑作品图片

这些图片的下载和传播仅可用于迪埃贝多·弗朗西斯·凯雷得2022年普利兹克建筑奖的相关事宜。

引用时需注明摄影师、图片来源、艺术家等信息。

所有图像的版权均归相应摄影师和艺术家所有,由普利兹克建筑奖提供。

请点击每张图片下载高清版本

这些图片的说明在2022作品集里,在这里可以获得
点击这里下载2022新闻资料

Diébédo Francis Kéré
迪埃贝多·弗朗西斯·凯雷, 照片由Lars Borges提供
Gando Primary School
甘多小学, 照片由Erik-Jan Ouwerkerk提供
Gando Primary School
甘多小学, 照片由Erik-Jan Ouwerkerk提供
Gando Primary School
甘多小学, 照片由Erik-Jan Ouwerkerk提供
Gando Primary School
甘多小学, 照片由Erik-Jan Ouwerkerk提供
National Park of Mali
马里国家公园, 照片由弗朗西斯·凯雷提供
National Park of Mali
马里国家公园, 照片由Iwan Baan提供
Opera Village
歌剧村, 照片由弗朗西斯·凯雷提供
Opera Village
歌剧村, 渲染图由凯雷建筑事务所提供
Centre for Health and Social Welfare
医疗与社会福利中心, 照片由弗朗西斯·凯雷提供
Centre for Health and Social Welfare
医疗与社会福利中心, 照片由弗朗西斯·凯雷提供
Centre for Health and Social Welfare
医疗与社会福利中心, 照片由弗朗西斯·凯雷提供
Surgical Clinic and Health Centre
外科诊所与医疗中心, 照片由弗朗西斯·凯雷提供
Surgical Clinic and Health Centre
外科诊所与医疗中心, 照片由弗朗西斯·凯雷提供
Lycée Schorge Secondary School
Lycée Schorge 中学, 照片由Iwan Baan提供
Lycée Schorge Secondary School
Lycée Schorge 中学, 照片由弗朗西斯·凯雷提供
Lycée Schorge Secondary School
Lycée Schorge 中学, 照片由弗朗西斯·凯雷提供
Lycée Schorge Secondary School
Lycée Schorge 中学, 照片由Iwan Baan提供
Serpentine Pavilion
蛇形画廊, 照片由Iwan Baan提供
Serpentine Pavilion
蛇形画廊, 照片由Iwan Baan提供
Serpentine Pavilion
蛇形画廊, 照片由弗朗西斯·凯雷提供
Serpentine Pavilion
蛇形画廊, 照片由弗朗西斯·凯雷提供
Benga Riverside School
本加河畔学校, 照片由弗朗西斯·凯雷提供
Benga Riverside School
本加河畔学校, 照片由弗朗西斯·凯雷提供
Léo Doctors’ Housing
莱奥医生之家, 照片由弗朗西斯·凯雷提供
Léo Doctors’ Housing
莱奥医生之家, 照片由弗朗西斯·凯雷提供
Sarbalé Ke
Sarbalé Ke艺术装置, 照片由Iwan Baan提供
Sarbalé Ke
Sarbalé Ke艺术装置, 照片由Iwan Baan提供
Xylem
Xylem展亭, 照片由Iwan Baan提供
Xylem
Xylem展亭, 照片由弗朗西斯·凯雷提供
Xylem
Xylem展亭, 照片由Iwan Baan提供
Burkin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布基纳理工学院, 照片由弗朗西斯·凯雷提供
Burkin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布基纳理工学院, 照片由弗朗西斯·凯雷提供
Burkin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布基纳理工学院, 照片由弗朗西斯·凯雷提供
Startup Lions Campus
狮子初创园区, 照片由弗朗西斯·凯雷提供
Startup Lions Campus
狮子初创园区, 照片由弗朗西斯·凯雷提供
Startup Lions Campus
狮子初创园区, 照片由弗朗西斯·凯雷提供
Burkina Faso National Assembly
布基纳法索国民议会, 渲染图由凯雷建筑事务所提供
Burkina Faso National Assembly
布基纳法索国民议会, 渲染图由凯雷建筑事务所提供
Burkina Faso National Assembly
布基纳法索国民议会, 渲染图由凯雷建筑事务所提供
Benin National Assembly
贝宁国民议会, 渲染图由凯雷建筑事务所提供
Benin National Assembly
贝宁国民议会, 渲染图由凯雷建筑事务所提供

马歇尔大楼, 英国,伦敦
 

马歇尔大楼由2020年获奖者伊冯·法雷尔与谢莉·麦克纳马拉主导的格拉夫顿建筑师事务所设计,是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SE)有史以来最大的学术建筑。它于2021年完工,在这座催人奋进又富有表现力的建筑中,容纳了各类学科院系和多种不同的职能部门。

大礼堂是一个开放、通透的会议空间,将伦敦政治经济学院主校区的腹地与伦敦最大的公共广场——林肯律师学院公园连接起来。建筑物的外部由波特兰石材和混凝土构成,利用垂直的幕墙和翼板来平衡采光与遮阴。建筑物内部则采用树状的廊柱,柱子上部的“枝杈”融入呈对角线分布的横梁中,矗立有坡度的水磨石地板和拱形天花板之间。这座旨在改善师生和教工使用体验的建筑物,容纳着众多体育和艺术设施、报告厅和研讨室;会计、金融和管理各系的办公区;以及包括系统性风险研究室、金融市场集团、保罗·马歇尔慈善及公益创业研究所等研究科室。

 

Marshall Building, View of Great Hall - Nick Kane
马歇尔大楼, 照片由Nick Kane提供

 

获奖感言和理念

 

甘多

 

生物气候解决方案

象征意义与光线

 

天差地别的世界